一场浩劫之后,妖精发现她爱上了那个农夫。
妖精喜欢在这样的荒野中生活,吃农夫做的清淡的饭菜,坐在一边看农夫开垦荒地,看农夫赤膊抡起最原始的工具,古铜色的皮肤上渗出的汗水在阳光下泛着柔和的光泽,妖精觉得这是她见过的人类最美的舞蹈,当然她见过的人类也只有一个半,除了眼前的农夫,长着人形的她也算半个吧!
妖精期望着能与农夫相守至死,“至死”是活了前年的妖精可以想象的最远的时间,她无法理解农夫所说的永远。
妖精的期望在农夫提出那个要求时破灭。
“妖精,你是我一个人的妖精对不对?”农夫的眼睛里有妖精看不懂的东西。
“是,我只认识你一个人嘛!”
“你会答应我的要求对不对?”
“你想要什么?”妖精不喜欢农夫的小狡猾。
“你的一个肋骨。”
……
第二天,农夫枕边放着一段小巧的骨,却不见了妖精。
整整一天,农夫都在研究那一段小巧的骨,洁白,温润,还带着妖精的体香。
第三天,农夫在想该把这段可爱的骨佩带在哪个部位,最后选择挂在颈上,垂到胸口,那儿是最靠近心的地方。
第四天,农夫开始后悔自己的要求过分了点,他已经习惯妖精在他的身边,看不到妖精的时候,心里空空的,少了点什么……
第五天,农夫有点想念妖精,他想找回妖精,找回他心理挂念的妖精……在他们相遇的地方,农夫看到风吹起了妖精的裙脚,哟安静的身影是农夫从未见过的孤寂,这让他心疼。
“我把能给的,不能给的,都给了你,你还来找我干什么?”心疼的无以复加,却尽力让语气显得冷些。
“我……妖精,咱们回家吧。”
“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我想跟你回家,只是等你来的时候我已经透支了生命。对不起,我已不能再是你的妖精。”眼角有一滴泪流下来,在阳光下亮晶晶的,这是千年来妖精第一次流泪。
“妖精……”农夫绝望的看着妖精的身影在阳光下变淡,消失……那段小巧的骨在手心中渗出水来,那该是妖精的泪吧!
“妖精,我只是怕你离开后,我无从怀念……”

下面是一个朋友的评论:很久以前读过的一篇小文,不知作者是谁。心脏一阵一阵的酸痛,直到模糊双眼。就像是一块肋骨,狭小的棺木,被我埋在一个BBS上一年多的时间。今天我把它挖出来,埋在这座黑幽的后花园。

Harrie

我是老岩,我是Harrie,2010年为了扩展自己的事业,我有了一家互联网公司:上海岩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2017年作为CTO动点科技,也是一家数据公司的联合创始人,现在我正在搭建团队,在微信生态和企业服务领域进行探索。我的联系方式是:手机:13918304704 微信: harriewang QQ:13689186 欢迎大家跟我交流和讨论。

作者所有文章